wolfling

一个不坏也不好的人
信仰缺失 道德冷漠 娱乐至死
近期很忙,暂停更文

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2]

  • 正剧向

  • 本章可搭配317食用

     

  • 电梯间:[1] [3] [4]

    ————————————————————

       TM保佑,Root的愿望很快实现了,这次赶巧不巧,她与TM小分队盯上了同一个号码。




       Root一和号码踏上公园中湿滑的小路,就发现了坐在长椅上佯装看报纸的Finch。即使没有TM告诉她这也不难发现,毕竟谁会在大雪天撑着一张大报纸看呢?雪打在报纸上,在体温的作用下,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融化掉,届时报纸上的油墨就会被晕散开来,根本看不成了。到底是个只精通电脑的宅客,连这点伪装常识都不懂。Root只觉得好笑,同时她也有点不忍看这位创造出上帝的人再这么费力地装下去了,她抬腿向他走去,坐在其旁边的空位上。“这么偷偷接近我可不明智啊,Harold。”




        和Harold聊了不一会儿,Root就发现了站在花坛旁远远观望他们的Shaw和Reese。如果不是因为两人穿着一身黑,凭他们军人式笔直的站姿,和两张特工专有的毫无表情的面孔,过路人真有可能把他们当做雪人,只不过在堆雪人Shaw时,地上的雪不够用了,导致其相比雪人Reese小了好几码。




        Root有一种当即起身,从TM为她安排的毫不间断工作的中缓口气,和Shaw一起两个人“take a little break from work to catch up”的冲动。但TM的电子合成音适时的在她耳边传来,提醒她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似乎还不放心,末了它又加了一句:“首席执行人Sameen Shaw和John Reese还没有用早餐,二者体温相比正常值均有所降低,需尽快进餐来补充寒冷环境下散失的热量。”




         “Yes,yes,you are the boss huh.”Root在心中腹诽道,顿时失去了与Harold调侃的好心情,她一本正经地交代好TM让她向其转达的事,就匆匆带着号码离开了。走之前Root还不忘向Finch展示了一下她从Control那里得到的可爱的小礼物——那条蜿蜒在右耳上的疤痕,并心满意足的从对方那里收获了一个充满愧疚的表情。




        “你认识那三个人吗?”号码在又一次回头朝自己身后看了一眼后忍不住问道。还未等Root搭腔,他又自顾自的开口:“自从我们离开后,刚刚和你交谈的那位绅士,外加一男一女两个看上去挺凶的黑衣人就在盯着咱们看。尤其是那位女士,眼睛都快黏在你身上了。你确定你没有惹上什么麻烦吗?”




        “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受关注呢,”听对方这么一说,Root感觉自己的小情绪褪去了大半,“而且相信我,他们不是什么麻烦,顶多喜欢射些膝盖什么的。”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就算我们真的碰上了麻烦,我的老板也是有能力毫不费力将其解决的,再不济我们还有一位优秀的医生。”说完,她朝路灯旁亮着小红点的监控抛了个媚眼,继续向前走去。与此同时,她身后的TM小分队眼中,在号码不知道和Root说了些什么之后,那个走路本就不规矩的女人将步子迈的更妖娆了。




         Root跟着号码回到他所居住的公寓,一边要执行内置耳机中传来的指令,一边还要向一头雾水的号码解释她所做的事情的必要性。正当她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TM向她传来了一个颇具安慰性的消息:“首席执行人Sameen Shaw已到达你所在房间的窗口下方对Cyrus Wells实施监控,并依旧没有进早餐。” 




        Root在心中暗自吐槽了一下作为TM小分队老板Finch在对待员工方面的不近人情,然后意外的发现今天的自己格外爱腹诽。她抄起原木餐桌上仅剩的一条能量棒,转身走向窗口,去投喂这位倒霉的,没有跟对老板的特工。




       虽然知道Shaw来到这里是为了出任务,但Root还是忍不住调笑了对方几句,不出意外的收获了来自Shaw的白眼。之后“时刻警惕”的到来使两人开始了各自的行动,Root带着号码逃跑,Shaw则为了干掉瞄准Root和号码的狙击手,被“时刻警惕”困在了Hudson街的705E楼。




        之后的事情颇富戏剧性,从TM角度来看,可以归纳为:Root在为保护号码把他弄进警局之后,又化身FBI去救他。此时Shaw在不耐烦地听恐怖分子头子一套“我们都是被政府背叛的人,你应该加入我们”的长篇大论;在号码被Decima的人劫走之后Root同Harold就“工作”进行了一场颇具深度的交谈,随后又找到四百公里内最好的耳鼻喉科医生为她植入了人工耳蜗。此时忍无可忍的Shaw在手持一根铁管跟恐怖分子干仗;Root在枪战中疯狂的空手去营救对枪声有心理阴影的号码,同时并不意外的又挨了一枪。此时Shaw刚刚结束战斗,带着胳膊上的擦伤如同佩戴勋章的英雄般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Finch面前。疼…累…,Root想。恐怖分子真的很讨厌,Shaw想。




        在Finch的建议下,Root和John先将号码带到了他们位于楼顶的安全屋。Finch本想自己一人去与他们会合,共同商量对策,让Shaw留在图书馆包扎伤口,喂喂Bear。而也乐得能和Bear独处的Shaw却在听到Finch的一句“我还得再预约一位医生,Ms.Groves受伤了。”之后硬是以晚上一个人出行不安全,容易遇上恐怖分子为理由,和他一同来到了安全屋。
  



         两人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John Reese,这位优秀的前CIA特工,正手持一块纱布,以一种可以算得上是笨拙的姿态往Root经潦草处理过的伤口上贴。几乎是同时,Finch感到身边人带了一路的火气又往上提了几分。Shaw恶狠狠的向面前的两人走去,“别告诉我你他妈管这叫包扎John,唐人街做的粽子都绑的比你好!”




        “抱歉啊Shaw,别这么刻薄,毕竟我可没当过医生。”John不甘示弱地回击道,但他同时也后退了几步,为两位女士留出了空间。当然,这不是出于什么女士优先的绅士风度,何况对于John而言Shaw算不算女士还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他之所以会这么做主要是因为:一、在照顾伤员这方面,当过医师的Shaw的确比他更拿手;二、从Shaw的表情来看,她真的非常非常的不高兴;三、Shaw的不高兴往往会伴随一些暴力举动,如突突一些膝盖,或者干脆朝某人脸上来一拳。而John显然并不想成为搭档愤怒时的发泄对象,他带着一脸等待看好戏的微笑看着Shaw一步步逼近Root。




         “跟我到里屋去。”Shaw在弯腰去提急救箱时低声对Root说。“还有John,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一点也不介意给你几下,如果有必要的话。”说罢她转身向小屋走去,身后跟着两眼放光的Root,留下John和Finch两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Shaw的到来对于Root来说是个意外,尤其是当她从TM那里得知对方一小时之前还在和恐怖分子大战时。她本已准备忍受John那蹩脚的包扎,可她的医生却总能给人带惊喜。而眼下,这位医学院毕业的优秀医生正在专注又不悦的清理着Root右肩上的伤口。




        “上午的能量棒味道怎么样Shaw?”Root决定说点什么来打破屋中沉闷的气氛,并自以为找了个不错的话题,毕竟吃的与枪是身为特工的Shaw为数不多感兴趣的东西。好吧,还有Bear,如果你硬要认真算的话。但Root忘了,此时半蹲在她面前的,是Doctor Shaw。而医生的关注点只有一个,那就是病人的伤势,哪怕Shaw有第二轴人格障碍。




         “简直糟透了。”Root听见Shaw不满的嘟囔道。一旦对方开始说话,Root的话唠模式就不受控制的开启了。“很难吃是吧,但Cyrus家就那么点能吃的东西了,下次我请你吃牛排,the machine说三个街区外的一家西餐店牛排做的特别棒。不过Harold也真是的,总不能让员工饿着肚子干活吧,下次选对老板啊Shaw。”




         “我说的是你!”Shaw突然抬起头盯着Root恶狠狠地低吼道,“说到什么该死的老板,有谁能比你耳朵里那个愚蠢的声音更不称职吗?你有数过自从遇上那台破机器以来,自己受过多少次伤了吗,我来告诉你:两次枪伤加一只耳朵,这还不算我给你的那枪。而现在Root,你却说我选错了老板?”




        “不知道你在意呢Shaw,你在窃听我吗?”Root用她那一贯调笑的口吻回复道,但最后那颤抖的尾音泄露了她此刻忐忑的心情。她没有想到Shaw会对上次没能及时营救自己而耿耿于怀。她渴望别人的关怀,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她却感到手足无措,甚至试图通过转移话题来掩饰这种情绪。




         “我们在讨论你的伤情,而你却将关注点放在窃听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上?”Root看到Shaw懊恼的摇了摇头,拿着棉签的手顿了一下,同时也发现她不著痕迹的避开了第一个问题,看来自己不是唯一一个试图转移话题的人呢,Root愉悦的想,“亲爱的,你要知道身为黑客,隐私对于我可是很重要的。当然,如果是你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Root话音刚落,Shaw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把棉签粗暴的扔在地上,随后又从急救箱中拿出一卷绷带,她抬手丈量了一下大致的长度,然后左手按住一端,右手拉着另一端泄愤一般用力一扯,本来韧性十足的绷带随着“刺啦”一声断成两截。她拾起短的那截向Root倾过身去,一边说:“我没有窃听你,是Reese,他在Finch的眼镜上安装了一个有趣的小东西,用他的话来说,这是他表达关心的方式。而早上你和Finch交谈时,把我们晾在雪地里干站着也未免显得太傻了,所以我们给自己找了点乐子。”




         不知为何,Root感到有些失望,她乖巧的偏过头去,好让Shaw能更方便的为其包扎,同时戏谑道:“你们特工真是有情趣啊Shaw,我也随时欢迎你送给我一个同样的小礼物。嘶——”




        Shaw拽着绷带两头狠狠的打了一个结,她黑着脸直起身来,“只有losers才会用放窃听器这种逊毙了的方式来表示关心。”说完,她提起急救箱,转身向屋外走去。到了门口,Shaw握住门把手,犹豫了一下,没有拧开,她转过头盯着地板有些不自在地说:“对于你的耳朵,我很抱歉Root,如果下次再有事情发生,我会及时赶到的。”说完,她像完成了什么任务般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推门走了出去,留下身后笑得一脸满足的Root。




        “保持干燥,每72小时更换一次敷料。”当把号码送走后,面对再次凑上前来叮嘱她的Shaw,Root说出在她心中酝酿了很久的话:“我好喜欢你扮医生呢”,并不出意外的再次被Shaw不满的瞪了一眼。Root开始觉得时不时的调笑Doctor Shaw,看着她愤怒又出于职业道德强忍着不揍自己的样子,非常有助于缓解伤口的痛感。

         


         没有给她留多少休息时间,TM的指令再次从耳边传来,Root坐进事先打好招呼来接她的Lionel的车里,赶去搭乘飞往巴拉圭的飞机。就在这时,她皮衣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掏出来一看,是一条联系人未知的信息:这次不许再受伤了,下次为你出诊,我就要收费了。




        看着这条没有署名的短信,Root抿着嘴在手机上敲下了回复:Obey ur commend,my doctor. ;-)

 

TBC.
————————————————————
        高考终于结束了,前天下午考英语听力时看到一个选项是beef steak分分钟出戏想到了锤锤😂。
        窃听器这个梗是我在看剧时想到的,Reese在第二季时曾说过"I've lost people before,so when I care about someone,I plant a tracking device on them."而在504模拟时Shaw也曾往撒根衣服上安过窃听器,我想特工的脑回路是相通的吧。

评论(4)

热度(45)

  1. Faithwolfl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