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ling

一个不坏也不好的人
信仰缺失 道德冷漠 娱乐至死
近期很忙,暂停更文

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①

正文请戳这里

 

写在前面的话(主要是我的废话,看官们可自行忽略):

 


我一直以为给自己的作品写分析是件对读者挺不公平的行为,因为当作者将文章展现给读者后,它就不再是蜷在草稿箱中只属于作者一人的作品了,它同样也属于读者,后者同样应享有推敲的权利与乐趣。


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作为作者的我写出自己的分析后,难免会出现与读者的看法略有不同,乃至大相庭径的情况出现,这就好比一道阅读题中的官方答案与原作者所给出的总是不一样,但我们不能判定哪一方就是错的,只是思考的角度不同而已……



我曾纠结过到底要不要写这样一篇文章,可能压根就没人看不说(鉴于本文内容只是作解析正文用,我并没有打肖根tag),其中的一些分析还或许会影响读者自身对文章的理解,剥夺了他们自行分析的乐趣。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要把它写下来,因为……文章里有些内容太特么OOC了😂,如果不是身为作者能够明白其中的用意与必要性,我本人看着都非常别扭,所以我认为我有义务对这些部分着重做一下解释。当然,其中有不少都涉及到我对Shaw这一角色的个人理解,或许与大家的观点有所不同,欢迎各位捉虫。这里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每一个人对文章的理解,都是自己的标准答案。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开启释梦之旅(人工撒花🎉)。

————————————————————

我在阅读提示中有写到“梦=被压抑的欲望+伪装起来的满足”,也就是说,梦境总是用以表达梦主的某个愿望的。只不过即便是在梦中,为了躲避梦主意识层面的某些顾虑,愿望的表达也不是直截了当的,而是伪装成不那么一目了然的样子。(注:此处摘自《穆赫兰道》的影评,在这里借用作文章分析,侵删。)



回到梦中,Shaw对时间精准的掌控度其实是间接表现了她避免使用电子产品的欲望,下文中她使用纸质文件,而不是电子文档也是为了同样目的——因为我能把握好时间,所以我不需要手机报时;我选择浏览纸质文件,因此不需要使用电脑……如此,便避免了同电子产品的接触。



至于这么做的原因,我个人将其设定为Shaw在潜意识里是将the machine同危险联系到一起的,从在北极光中的搭档Cole,到后来TM小分队中的成员,乃至Root,他们都因为接触了机器的原因或多或少的受过伤,更不要提其中几个角色的死亡……太多的遗憾在现实里已无法挽回,所以Shaw要在梦境里补救,具体体现便为不使用、不接触电子产品。



而一旦梦中的潜意识知道自己能够创造自我保护或保护他人的结构,它会自然地形成防卫。 但同时,由于自我意识内涵丰富,它会不断把梦主的秘密和忧虑泄露到梦的世界里,形成一种奇怪的扩散。这也是为什么文中有许多不易察觉但确实存在的bug,比如剧中房间布置简约的Shaw会在梦里为自己的卧室挂上一块华丽的表,再比如冲其狂吠的蓝湾牧羊犬在现实中其实是一种很温和的犬种(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百度一下,这种狗真的超帅,颜值直逼熊总)。



下面再解释一下本文中重度OOC的一部分——Shaw在脑海中所回忆的同自己上司的对白。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在其著作《梦的解析》中曾写过这么一段话:
“奥托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感觉:尽管你能成为一名医生,但你缺乏医德,你不能把你想做的事做好。我在梦中为自己辩护,那组思想就是证据,我是一个负责任、有德行的医生,我牵挂着我的朋友和病人的健康。”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熟悉呢?在原剧310Shaw的闪回中曾被指出“这个行业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受你。” “你非常聪明并且很有天赋,但你永远无法成为一名医生。”我认为Shaw在这场对话中难以释怀的不是她无法继续从事这项工作,而是她被彻底否定了。



纵观POI前半部分,Shaw其实一直在默默寻找认同感,她不喜欢甚至害怕被否定,这也是为什么在305中当她保护的号码Gen被人劫走,而她自己也受伤后,面对Finch的“我发给你一个欠我们人情的医生的地址,让John去找那个颤抖的人。”她的第一反应是“我知道这次失手了,但你不能我一犯错就罚我坐冷板凳。”她把保护号码失败定义为犯错,把为她好的去看医生定义为惩罚。



她再度感到了不被上司认可,就如同几年前做医生时一样,也因此Shaw在挂断电话后直接暴走,不但没有听Finch的话去看医生,反而摔手机、炸掉毒品窝藏点、单刀直入敌营救号码……就像一个拼命证明自己的孩子:你认为我不行,现在我用实际行动证明给你看了,我可以的,请别再否定我了……



所幸最后Shaw在TM小分队里找到了自己苦苦寻求的东西,从一直给她诸多限制的Finch,到同样身为特工的John;从吐槽不断的Lionel,到同她天雷地火的Root,甚至熊总,都是认可接纳她的。Root说自己找到了归属感,而Shaw又何尝不是呢。



所以回到文中,我没有着重笔墨写Shaw的医术有多么精湛,而是在对话中将重点放在了对Shaw的医生角色的认可上,这也即是前文提到的“被压抑的欲望”。为了满足这种欲望,Shaw在脑中自行模拟了一场对话,而这实际上是她的自言自语——她感觉自己在对话,但其实是她在把那些想听到的话塞到对方的嘴里。 就像在梦中你在和自己下棋,却没有意识到你是你自己的对手。



而关于Shaw所说的自己为病患的离世感到难受的那部分,我的个人设定是尽管Shaw口中说着自己所缺失的那部分情感让她更少的犯错,但她在心底却也认为自己是有问题的。所以在梦中,她变得和正常人一样,甚至比常人更“多愁善感”,也算是满足了当一回普通人,感其所感的愿望吧。



至于那个已婚的、笔直笔直的Samantha Groves(好吧,我也觉得这里很狗血😂),她确实如Root所说,是Shaw潜意识的投射。她的意识创造出这个人,于是就可以与自己的潜意识对话,就像上文中的那位上司一样。至于创造出这个角色的原因,除了要覆盖掉Root,避免其将Shaw唤醒以外,还有一个原因,这个我在未来的章节中应该会写,在这里就不阐述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先猜一猜。(而且尽管这个Samantha是假的,Shaw还是在潜意识里不自觉得对她好,你看光是病房配置就比其他人的高了好几个档次对不对~)



最后关于讨厌狗的那个情节,也是一个蛮重要的伏笔,这里Shaw不是真的不喜欢狗,而是在无意识的逃避另一个现实,不能多写了,再说就要剧透了。



最最后,Root当然没死(除了某个压抑的变态谁会想出510那样的结局),而且她是带着上帝视角通过某种方式进入Shaw的梦境的,但由于Shaw和其上司的对话其实是Shaw自己在脑子里幻想出来的,就算是TM也看不见,所以Root需要Shaw自己讲出来,这样才能找到这个梦境的bug。嗯…基本上她在文中的设定就是发挥黑客专长找漏洞吧,只要让Shaw接收到足够大的质疑或刺激,使梦境无法再维持下去,梦世界就会崩塌,Shaw也就醒了。还有一种方法也可以让梦主醒来,但就我理解的Root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使用的,这都是后话了。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想解释的基本上都写出来了,感谢您的耐心阅读,请持续关注更新,谢谢❤(鞠躬)。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