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ling

一个不坏也不好的人
信仰缺失 道德冷漠 娱乐至死
近期很忙,暂停更文

【肖根】Safe Place

Captain Ⅰ:Double Personality

  • 时间线定为撒机大战几个月之后

         

  •  题材参考:《盗梦空间》、《穆赫兰道》、《梦的解析》

 

  • 警告:因情节需要Shaw的部分人设重度OOC

 

  • 阅读提示:梦=被压抑的欲望+伪装起来的满足
    ———————————————————— 
    清晨,伴着第一缕硬是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来,调皮地在你脸上蹦跳的阳光,你翻了个身,然后睁开了双眼。无需去看挂在床头那块镌刻有华丽条纹的表,你也知道,现在是整七点钟,分毫不差。 
     
     
     

你没有设闹钟的习惯,正如你知道自己有着极为精准的生物钟。同样道理,你不需要备忘录或是短信之类的东西来提醒你什么时候该做何事,而这大概可以为别人向你索要手机号码时,换来一句“姐不用手机”的答复做出得体解释。当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控制之下时,纷杂的高科技显得格外如同一场闹剧。



洗漱完毕,为自己煮杯咖啡,在感受咖啡因伴随血液的流动渐渐唤醒身上昏昏沉沉的神经的时候,你登上靴子,叼着早餐出了公寓。临离开电梯前,你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电子显示屏上的时间:7:39。你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毛,早了一分钟,你想。或许是因为期待快点见到她呢,想到这,你不置可否的弯了下嘴角,加快步伐,向只隔一个街区的,自己的单位方向赶去。



在路上,昨日与上司的对话再一次在你脑中响起“抱歉先生,但我恐怕无法再胜任外科医生这一职业了。”“出了什么问题吗Dr. Shaw?”“没有任何问题先生,是我自己,我恐怕不能承受看着病人一次又一次离世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还有向他们的家属告知这一消息时目睹他们脸上令人心碎的表情,这比让我吞下一只灯泡更令人难受。对不起先生,但我做不来。”“没关系Dr. Shaw,情感是造就我们的一部分,你无需为此道歉,虽然我很希望你这位能力一流的医生留在这里,但我相信你在其它部门也一样可以发光发热。”



"WOOF,WOOF!"一阵低沉的犬吠声打断了你对那位温文尔雅,带着高度近视镜的上司语气中包裹着的小小遗憾的回味,你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绕过了那头向你狂吠的蓝湾牧羊犬。是的,你打小就讨厌狗,尤其是大型犬,一点也不喜欢。

***  ***

拐入医院大门,那场按了暂停键的对话再度开始在你脑中播放“我们决定将你安排到神经科,这是你的第一位病人Samantha Groves的基本资料,详细内容我会在明天安排秘书交给你。”你打开手中的档案,再次浏览了一遍昨日已经拜读多回的患者信息。触感细腻的荷兰白卡纸上,映入眼帘的是两行排列规整的字:
【患者姓名】:Samantha Groves
【病症】:Double personality



你来到精神科室,进入医院新为你安排的办公室内,发现爱岗敬业的秘书小姐已经早早的将你所需要的资料整齐的放在你的办公桌上了。你在心中暗自赞叹了一下这位女士工作的高效性,然后便把自己陷入柔软的真皮办公椅中,随手拿起桌上的档案,开始对你的第一位病患进行更深层次的了解。



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你把所需要的信息层层筛选过滤后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你将椅子后撤,同时身体前倾,起身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僵直的后腰,接着便迈开步子向病房走去,是时候去见一见这位Ms.Groves了。



穿过充斥着消毒水的走廊,你来到了Samantha Groves的房间门口,与其它只配备有一张床,一个储物柜的传统病房不同,Ms.Groves这里的东西可谓是一应俱全:饮水机、液晶电视、小型冰箱、柜式空调,外加一个室内厕所。看来这位女士的来历不一般啊,你轻快的吹了个口哨。



“你一定就是我的主治医生Dr.Shaw了。”听到动静原本蜷在沙发里的女人笑意盈盈地起身迎接你的到来。这时,你才有机会第一次认真的上下打量她:



棕色的微卷长发,略微突出的颧骨上方是一双灵动的眸子,修长又纤细的双腿令瘦弱的她像是一座以兔兔拖鞋为地基精心铸成的小版埃菲尔铁塔,有一丝滑稽,但又充满协调的美感。你看着靠在门上的她,忽然莫名的产生一种熟悉感。



“没错,是我,Ms.Groves。今天来见你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情况。”你在心中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忽略了那没缘由的感觉,直截了当的告诉对方此行的目的,如同一支目标明确的箭,毫不拖泥带水的直击靶心。“An arrow”,你恍惚间突然想到了这个比喻,却始终记不得这仿佛为你量身定制的修辞出自谁之口。回过神来,你发现女人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耐心的等着你的动作,你晃了晃头,将脑海里上下翩飞的疑惑甩出脑袋,上前几步同她一起进了屋。

***   ***

在对病情进行探讨的过程中,你对这位Groves小姐愈发的欣赏起来。从她举手投足的优雅,再到其深刻而具有思辨性的思想,无不展现着成熟女性的魅力。如果不是对方的婚姻情况一栏注明已婚,而她又看上去是一名笔直笔直的异性恋,你真有可能追求她呢,你想。



“谈了这么久,你一定口渴了吧,用不用我去给你倒杯水?”突如其来的疑问打断了你的遐想,经女人这么一提,你才发现自己早已口干舌燥,嗓子里传来的阵阵刺痛和因缺水而粘连在一起的干裂的唇瓣,都在向你传达饮水这一渴求。



“哦,谢谢,我自己来就好。”你一边礼貌的微笑着向她致谢,一边借着沙发扶手上的撑力站起来,背对着女人走到饮水机旁。你先从旁边倒摞着的一次性纸杯中拿了一个,给自己接了一杯,而后顿了顿,又拿起一个,为对方也接了一杯。



正当你望着蔚蓝色的透明纯净水桶里随着接水而不断上涌的气泡出神时,一丝轻不可闻的响动从你身后传来,你隐约察觉不对,想要回头查看,可未等你有所动作,一个甜腻的声音率先贴着后背爬上了你的耳边:“这回我们玩这个吗,我亲爱的Sameen?”紧接着你感到脖子上传来一阵冰凉的刺痛,你忙低头去看自己的白大褂,果然,口袋中为防止病人暴走而事先准备好的镇静剂不知什么时候被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人摸走了。



你下意识的转身想掐住女人的脖子,可对方像是预料到了般,在你伸出手的同时向后撤了一步。这时,方才被你尽力忽视的疲惫感如洪水般迅速将你吞噬淹没,你认命的闭上眼睛,准备迎接与大理石地板的亲密接触。可再一次出乎意料的,你没有等来可预见的疼痛,相反,你跌入了一个温暖而充满保护欲的怀抱。你听到女人贴在你的颈边耳语道:“鉴于你可能又一次不认识我了,我就再做一遍自我介绍吧,my name is Root,sweetie.”

***    ***

“Samantha Groves,已婚的双重人格患者,认真的吗Sameen?”在那个自称Root的女人用两根尼龙扎带将你松松垮垮的绑到椅子上后,她便仗着身高优势,轻松地跃上你面前的桌子,顺手从其上的果盘中拿了个蛇果,一面啃着苹果一面研究你带进来的患者报告。



“虽然我很喜欢你扮医生,但你那可爱的潜意识妄图用一个如此糟糕的假人格来覆盖掉我的存在也未免太过了吧?”你看着那个不知所云的女人假装难过的撇了撇嘴,心底更加认定这位Groves小姐的第二人格是一个患有臆想症的女疯子。你不动声色的盯着…准确来说是瞪着她,同时在脑中暗暗计算着镇静剂的失效时间。幸好先前念及对方是一个瘦弱的女人,你只带了装有支小剂量的针管,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不到15分钟,你就可以脱身了。到时候,你一定要为这位Root小姐好好治疗一番,你恨恨的想。



“总之不说这个了,我到这里来是有目的的Shaw。”你看到刚才还在嘟着嘴同你吐槽的女人忽然坐直了身体,凝视着你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现在正在做梦,这些……”她抬手指了指四周,“它们都不是真的。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Sameen,但你要相信我,这只是你潜意识的投射,是你内心深处的安全之地,你得醒过来。”



这女人到底是有多能瞎掰,你一边暗自腹诽着,一边决定同她聊聊。好为药物失效拖延时间,同时也能够让你了解她的想法,尽快制定下一步的治疗计划,早日摆脱这个女疯子,这才没过多久,你已经开始想念作为主人格的Groves女士了。“You are saying that this is just a dream,then prove it to me,Root.”你一面说一面观察着她,没有错过对方被叫到名字时一瞬间的失神。



“Well,鉴于就在几十分钟前,我还处于被一个潜意识捏造出来的假人格覆盖的状态,我对这个梦境真的不算太了解,不如你先为我介绍一下吧Sameen,就从你这两天的生活开始,怎么样?”女人说着,从桌子上跳下来,拉过一把椅子乖巧的坐在你的旁边,歪着头摆出一副好宝宝想听故事的模样。



“为什么不呢?”你冲她假笑着,左手却在Root的视觉盲区偷偷挣脱了捆带的束缚,“那就从昨天开始讲起好了。”

***    ***

“抱歉打断一下sweetie,你刚刚说你在昨天向领导递交了口头调职申请?”这才没开始几分钟,你的讲述就被Root打断了,你不爽的看向女人,却意外的发现对方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就像一个找到了漏洞的黑客。



“别这么瞪着我亲爱的,我善于发现漏洞。”见你没有接话,女人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第一句,就道出了你心中所想。无视了你惊异的表情,她继续说道:“作为医生,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哪怕是效率最高的医院,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让一名外科医生突然调剂到神经科做一名心理医生的,抛去资格证的问题不说,光是那些繁琐的流程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走完。”Root说着,身体向你倾过来,细细打量着你,“而这些之所以可以实现,是因为这样的结果是你所希望的。Shaw,你是梦的主人,事情的发展都要以你的意愿为优先。”



你的头像是被人猛的按着撞在墙上一样疼痛起来,脑海里嗡嗡作响,好像有人将许多陌生的记忆硬塞进你的脑子里。恍惚中,你隐约听到嘈杂的噪音,起初仅如蚊音般大小,后随着疼痛的加剧愈来愈响,踩着心跳的节奏在你耳边叫嚣着,摩挲着你的耳膜。



挣扎之中你一口咬向了自己的舌头,口腔中充斥的咸甜的血腥味使你稍稍清醒了些。迅速的,你抓住这争取到的来之不易的时间,从紧咬的牙缝间挤出一个尖锐的问题:



“如果照你所说这是梦的话,那么你呢?你只是我编造出来的角色,是我潜意识的投射,你的话又如何具有可信性?”你用残存不多的理智点出Root分析中的逻辑悖论,舌头上传来的痛楚让你有些口齿不清。



“我的存在比较...特殊,”Root在回答之余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附在你的手背上,安抚性的用指腹在上面画着圈,“我并不属于这里,自然也不受你潜意识的控制。仔细想想Shaw,”在不断放大的噪音中Root的声音显得越来越微弱,“你为什么一直逃避使用电子产品,又为什么不喜欢狗?那个Samantha Groves真的存在吗?还有Sameen...你真的是医生吗?”



“你真的是医生吗?”仿佛有无数个人在你耳边重复着这个问题,一遍又一遍,把你推入意识的深渊。你猛得甩开Root的手,将右手腕从捆带中抽出,不顾皮肤与塑料摩擦所带来的疼痛,飞快地起身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将安静地躺在桌上的患者报告攥在手里,那上面有你作为医师的专业评估与签名,有足以可以否定女人质问的证明。你迅速的将它翻开,双手因激动而剧烈的颤抖着。



“啪嗒!”

***    ***

你后退一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散落一地的文件,一页附有你照片的纸在空中打着旋儿落在你的眼前,纸上两行简短的黑体字仿佛摆脱了纯白的束缚,在虚空中交织成漆黑的锁链,紧紧缠绕在你的脖子上,压榨出你肺泡中所有的氧气,你感到窒息
【患者姓名】:Sameen Shaw
【病症】:Axis Ⅱ personality disorder



你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肾上腺素在你体内汹涌的激增。“Sweetie...” “不可能的!”你忽然抬头冲Root吼道,“如果我不是医生,那我手臂上的蛇徽⑴又是哪来的?”你一把挽起右手的袖子,将裸露的小臂置于两人眼前——



上面除了几道旧时留下的疤痕,什么也没有。



“Shaw…”Root指了指你身后的落地窗,语气中包裹着一种你分辨不出的情绪,“看看你自己。”你面无表情的转身,在玻璃上看见了一个人的倒影,她穿着病号服,一边袖子卷起,全身都在颤抖着,是你。几乎是同时,一直在你耳边徘徊的噪音被放到最大,你终于听清了,那不是无序的杂音,而是一个男人的问话:



“你走进等候室,吃着根能量棒,告诉Loftin的家人,他们的父亲死了,想来你当时很饿吧?” “这里有许多医生,他们都假装不在乎,但是你不一样,对吧?” “我来问问你,你是否在意患者的死活?” “但那会触痛你吗?” “……”



你抱着头缓缓跪在地上:“STOP……”男人的问题如诅咒般在你脑子循环播放着,“I said STOP!”你听到有人用破碎的声音咆哮着,随后意识到那已然不成调的嘶吼来源于你自己颤抖的声带。在话音落下的顷刻间,那喋喋不休的男声消失了。“You have a  brilliant mind,Sameen.And you're very gifted.But you'll never be a doctor.”这是你在声音褪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你回忆起了一切。



你抱着双膝,将头埋在膝盖间,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身后的女人把手轻轻的搭上了你的肩头,一点一点收紧了手指。“没事了Shaw,都结束了……”



医院开始剧烈瓦解,向四处爆出的家具碎块、墙壁、飞出的人,世界向你们倾倒下来。你下意识的展开双臂将高个女人护在怀里,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在昏暗的货车车厢里她对你做的一样。



“你还是那么疯狂Root,”你抱着她低语,“不管你是不是我潜意识的投射,我都不是等待王子亲吻的睡美人,这是我的选择,不要再试图唤醒我了。” “你每次都这么说sweetie,而我每次都给你相同的答复,”Root在你怀里摇头轻笑道,“You know I can't…”



头顶那盏摇摇欲坠的水晶吊灯狠狠向你们砸来,你箍紧怀里的人,闭上了双眼。



“最后一件事Sameen,不要过分相信你的潜意识。”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你听见女人在你耳边叮嘱到。

***    ***

“嘿,醒醒,搭档!”



警惕的睁开眼睛,在确认声音是从蓝牙耳机中传来后你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又有新号码了?” “是啊,二十分钟后,纽约机场见,我们恐怕要和对方来一次空中旅行了。”电话那头的人打了个哈欠,语气中透出浓浓的睡意,“虽然说现在还是凌晨,可号码不等人啊Shaw,我希望你休息够了……”



你转头望向窗外浓重的夜色,漆黑中树影正在风的鼓动下张牙舞爪,你莫名地笑了。



“Of course,I slept like a baby.”


TBC.

⑴蛇徽:源于古希腊传说中医神阿斯扣雷波的故事,相传他经常手持盘绕着灵蛇的神杖,云游四方治病救人,后人便以“蛇绕拐杖”作为医学标记。(值得一提的是大锤在刚出场时小臂上的确是带着蛇徽文身的,但不知什么原因后面的剧集中没有再展现。)
————————————————————
小狼有话说:
对,你没有看错,我又开了个新坑。上次那个医生系列再加上这回的梦境系列就本着哪个有灵感写哪个的原则慢慢填吧,如果各位想看哪一篇也可以评论或私信我,我会考虑优先写大家想看的。

最近比较忙,前段时间报志愿,然后这几天又领养了一只喵,结束了云端吸猫的生活,主子特黏人,必须和他共处一室,不然喵喵叫着找我(请自行脑补一只12斤的壮汉摊在床上叫奴才😂)。过段时间还要出门,所以……龟速更新吧。

关于文中有些突兀和OOC的情节我另写了一篇文章放在这里了,主要就着自己的理解阐述了一下OOC的部分,欢迎大家随意观看,看完还请各位别忘了回来评论,比心❤。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