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lfling

一个不坏也不好的人
信仰缺失 道德冷漠 娱乐至死
近期很忙,暂停更文

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3]

  • 正剧向

  • 本章可搭配323食用

     

     

  • 电梯间:[1] [2] [4]

 ————————————————————
        Shaw最近有些郁闷,她发现自己出诊为某人看伤的次数越来越多。Root总会带着各种各样的伤口来找她,而且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由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原因造成的:为接近号码而伪装成他的钓友,结果被钓鱼线割破了手掌;走路的时候没有注意脚下,高跟鞋卡在了排污井的缝隙中,在营救鞋跟行动中扭伤了脚腕;喝咖啡时烫伤了舌头,一心急又打翻了咖啡杯,滚烫的卡布奇诺洒了一腿,在上面烫了几个大大的水泡……是不是这些搞电脑的生活能力都这么低下?想到这Shaw忧心忡忡的看了一眼正坐在电脑前开心地呷着John卖给他的煎绿茶的Finch。




        而Root最近心情格外的好,她发现自己似乎找到了Doctor Shaw的正确使用方式,只要她给Shaw打电话说自己受伤了,不论其理由有多么蹩脚,对方也一定会放下手头的活计在半天之内赶过来。如果号码那边的任务太过紧急,Shaw就会先在电话中告诉她伤口的大致处理方式,等自己忙完了再去为她做进一步处理。




        当然,为了确保自己能长期享用到Doctor Shaw的私人服务,作为回报,Root私下里和她的上帝也做了许多准备。TM贴心的为她安排了不少可以和Shaw一起完成的刺激任务,比如偷架飞机前往阿拉斯加解决相关号码,再顺便在那里的酒吧点两杯热带鸡尾酒,来场女孩儿间的谈话,诸如此类。“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恐怖分子有点异常活跃?”一次Shaw在Root含情脉脉的注视下切牛排时这样问道。




        后来Samaritan上线,相关号码和无关号码的数量暴涨,Root和Shaw在合作了几次之后就开始各自着手做自己的任务了。接下来事况急转急下,Grace被绑架,Finch作为交换落在了Greer手中,然后两人连同Control又同时被“时刻警惕”拉去审判。就在TM小分队和Hersh联手去寻找他们的老板时,TM在Root的耳边告诉她,是时候出发去做那件事了。




        Root以“TM计算过,一个人去胜算大一点”为借口,谢绝了她的黑客后援团陪她一同勇闯Decima公司的好意。她深知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无异于送死,但能为自己的上帝而死,于她而言,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至于其他人,倘若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又何必再往那人工智能的祭坛上徒增几只无辜的羔羊呢。




        遵从人工耳蜗中TM的指示,Root最后一次拨通了Shaw的电话,告诉了对方Finch此时的所在地。她以为自己将恐惧与不舍的情绪掩饰的很好,而事实上她也的确如此,但不知怎的,Shaw还是从她那故作镇定的语气觉察到了异样。“等等Root,就这样?你在哪?”“说真的,你真打算和一群书呆子闯Decima堡垒找死吗?”“The machine会帮你的对吗?……对吗?”面对一连串问题的Shaw,站在上帝视角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Root第一次哑口无言。




        挂断电话后,Root感到自己像是一台被名为无力感的病毒完全侵染的计算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系统一点点崩溃却又无可奈何,她屈起手臂在脑中描摹着Shaw的轮廓,给了自己一个拥抱,“Goodbye Sameen.”




        为防止进入Decima公司后,手机发射出的无线信号会被Samaritan捕捉到,Root踩碎了她的手机,反正以后也没有机会用了不是吗,她自嘲的想。她强打起精神,爬进驾驶室,准备驱车去完成自己的最后一项任务,就在这时Root的右耳再度传来了TM的电子合成音:“首席执行人Sameen Shaw坚持要与你进行语音通话。”说罢,还未等Root有所反应,电话就自行接通了:



        
        “Root,you there?”Shaw气喘吁吁的声音仿佛穿透耳膜,几个音调低沉的单词清晰的敲打在Root战栗的灵魂上。发觉电话那头没有反应,Shaw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Listen,I'm riding a damn bike to your location,don't you dare enter that stupid company tashly.”紧接着就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只有从耳边时断时续传来的夹杂在风声里的呼吸,证明着两人还在通话中。正当Root以为Shaw因为一时心急忘记挂断电话时,Shaw的声音再次在她耳中响起,“I've gave you my word that I'll come for you in time Root.Don't make me look bad.”说完,一阵“嘟嘟”声传来,通话已结束,TM告诉Root。黑暗中,几滴晶莹的液体滴落在被黑色指甲紧紧攥着的方向盘上。




        有那么一刻Root觉得Shaw很像人们口中那个留着长长的白胡子,一到圣诞节就背着个大麻袋到处跑的小老头,总能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看到从天而降的Shaw用腿剪晕了一名举枪朝向自己的Samaritan特工后,Root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在安心感的包裹着,她又开始了调情模式。




        Root上一次看见Shaw目瞪口呆的表情,还是很久以前两人第一次合作时。当时在CIA交接点她告诉对方自己就是即将被运输的包裹时,这位优秀的特工曾一度呆愣在原地很久。而这回,当Root告诉Shaw她们要向手臂中植入芯片后,后者再一次僵在那里,用一种“你疯了吧”的眼光看着Root。




        发觉Shaw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眼前的事实,Root决定先给自己来一针,也好给不知所措的Shaw做个示范,她抄起针管就向自己手腕处扎去。 “等等!”回过神来的Shaw突然冲Root喊到。




        “怎么了sweetie,看不得我挨针吗?还是说…你想亲手来,Doctor?”Root一面挪揄的笑着,一面推动活塞,让芯片在自己手臂上安家落户。




        “亲手来我个头!”Shaw感觉自己在认识了Root之后,翻白眼的次数成指数直线增长。“你知不知道不在专业指导下乱扎针是有可能损伤尺神经的?到时候屈腕能力减弱,你就甭想再拿枪了。”Shaw在拉过Root的小臂细细检查时回应道。




        “是是是,我负责任的医生,总是不忘炫耀所学的知识啊?”Root心头一暖,同时不忘安慰Shaw道:“不过你也不用这么担心,你看我曾在Control那里挨了几十针,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吗。”说完,她感到手腕一阵绞痛,低头去看发现Shaw正无意识地紧紧攥着自己的手腕。由于过于用力,她纹有蛇徽的手臂上肌肉微微隆起,带动了周围其它肌腱的收缩。此时的Shaw看起来像极了一只受了伤,拼命想要将自己武装起来的黑豹。




        “额…我不是那个意思。”意识到自己失言的Root想要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我是说…”“你当初真该让我杀了她。”Shaw忽然开腔道,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随后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照着Root的样子也给自己打了一针。




        “虽然我不是医生,但站在黑客的角度来看,sweetie,我真心建议你把芯片植入的再深入一点,不然与肌肉组织的接触面积过小,温度未达到标准的体温水平,一会儿可是有可能扫描失败的,到时候我们就都麻烦了。”看到Shaw只是草草的将芯片附着在皮肤表面,Root忍不住劝阻道。




        “为了我今后的职业生涯着想,谢谢,但还是免了吧,”Shaw一本正经地答道,“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放弃我可爱的贝雷塔,没有枪的日子想想就可怕。”




        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改变不了Shaw打定主意的事情,Root乖乖闭了嘴,并在过扫描仪时,毫不意外的欣赏到了Shaw吃瘪的表情。看着Shaw直愣愣的往自己手臂上来了一拳,Root忍不住也跟着瑟缩了一下。哦,那一定很疼。




        接下来的事情进展的还算顺利,将改造过的服务器连入Samaritan的后台,在确保其正常运转后,两人仗着自己有芯片大摇大摆的从Samaritan特工的眼皮底下离开了。好吧,事实上Root几乎是被极度不爽的Shaw连拖带拽的弄出公司的。“等这破事一完,我就立马把这该死的芯片从我的胳膊里弄出去。”踉跄跟着Shaw跑路的Root耳边适时响起了对方刚刚说过的话。看来Shaw是真的很讨厌这些高科技的小玩意啊,Root和TM同时在《Sameen Shaw不喜欢的东西清单》中加了一项。




        等Root爬进TM为接应她们而早已安排好的包厢车中时,Doctor Shaw已经拿着镊子在自己胳膊上动手术了。Root目不转睛地看着Shaw小臂上的肌肉随着她的施力与放松,紧绷继而松弛,一向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除了胸部)的她,忽然开始羡慕起眼前的小个子女人来。




         “看到什么满意的了吗?”Shaw冷不丁发问道,吓得还在神游中的Root猛地一哆嗦,等她回过神来一抬头,就撞上了Shaw玩味的坏笑。她赶忙心虚的移开视线,连连摇头否认。等等,好像自己才是两个人中扮演调情角色的那个啊,Root突然反应过来。她再次朝Shaw看去,果不其然,在对方眼中发现了一闪而过的戏谑,这回糗大了,Root在心里暗暗哀嚎。




        “嗯吭……”Root清了清嗓子,试图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她向Shaw所在的方向探身,伸手去取对方手中的镊子。“干嘛?”Shaw忽然警惕的看了Root一眼,将镊子攥得更紧了。




        “取芯片啊,我们总不能带着这个逃跑吧?”Root扬了扬自己的手臂,“Samaritan的特工会根据它追踪到我们的。”



        “我不是在说这个,”Shaw翻了个白眼,“我是说你打算就这么把芯片取出来了?没有专业辅导,没有事先准备,你就真这么希望提早过退休生活吗?”




              “你在担心我吗Sameen?”Root开心的回应道,“但你刚刚不也直接就把芯片弄出来了吗,更别提你之前在扫描仪那里给自己的一拳,怎么到我这里就双重标准了?这可不太公平啊Doctor Shaw。”Root话音刚落,就看到Shaw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起来。




        “因为如你所说Root,我他妈是个医生,”Shaw顿了一下,“至少曾经是。我知道怎么处理才不会伤到那些该死的神经,现在闭嘴,把你的手给我。”Shaw冷着脸,向Root伸出手去,示意她握住自己。




        Root欢快的起身,坐到Shaw的身边,同时把手递给她,望着手持镊子端详着自己手臂的Shaw,“看到什么满意的了吗,我亲爱的医生?”Root忽然来了一句。




        “闭嘴Root,”Shaw皱眉道,没有停下手上的操作,“你是我见过最不老实的病人。”




        “我真高兴你这么说~”Root理所当然的把这当成了Shaw另类的表扬。




        “好了,自己包扎,”取完芯片的Shaw直起身,扔给Root一卷绷带,“我去开车。”末了她又盯着后视镜,用怀疑的语气问道:“你知道怎么包扎的对吧?没有蝴蝶结,没有木乃伊,真真正正的包扎。”




         “别太小瞧我Doctor,顺便说一下,我喜欢你的比喻。”Root迎着Shaw的视线抛了个媚眼,然后被突然启动的车带着,结结实实的与后座来了个亲吻,她不满的向后视镜望去,没有错过Shaw眼中的笑意。




        “包扎好就把外衣穿上,你的上帝找的这辆老古董连暖气都没有,我可不想一会儿的目的地是医院的呼吸内科。”




        “好的,我真的好喜欢你扮医生啊sweetie。”




        “闭嘴Root。”




        TM看到借助后视镜对视的两人相视一笑,小红点应景的也跟着闪烁了几下。随后它便悄悄在《Sameen Shaw喜欢的东西清单》中增添了一项,也不长,只有四个字母——Root。

 

TBC.
————————————————————
这回试着写了一小段英文对话,欢迎大家提意见。这几天我把POI从510以后的剧集补完了,之前一直没敢看。看完之后感觉自己已经出离愤怒了,BE是吧,不得善终是吧,我还偏不接受了你咬我啊,你要她在剧里牺牲,我偏要让她在我笔下活过来,医生系列写了将近一半了,在这里小狼向各位看官保证,一定会给肖根一个HE,we all know that they deserve this。

评论(12)

热度(43)

  1. Faithwolfling 转载了此文字
    Shaw寫的很有味道,正劇中她也常常這樣調侃其他人,Shaw式幽默夾在文中特別帶感😆 Root偶有...